夢想成真——長大的小鐵人
2024-04-05 01:02:51 范寶蓮 273

三月的某一個週末,咖哩和方柔很興奮打電話給我,告訴我一位見習教練又帶了他們的同學過來,想要加入見習團隊,我一聽,哇,那這樣不就有三位鐵人見習教練了嗎?雖然他們才大一,但積極的態度讓我們覺得指日可待。但接下來她們說的話,讓我的情緒整個進入另一個無法言喻的狀態。

「來面試的學生,從小就是小鐵人,還比過洛德小鐵人。」方柔說。

「她還說那一年老師帶錯路讓他們原本應該第一二名變倒數。」咖哩說「感覺像是遲來的大會申訴。」

(編按:洛德小鐵是咖哩在LEADER第一個代表作,學生口中帶錯路的老師應該是當前導的強哥。)

聽到這段話,我的思緒回到2017那年,那年開啟了我們從小鐵賽跨入一個公開公司的過程。


洛德小鐵人,是一個場地合作案也是一個創舉

第一屆洛德小鐵賽是在創業第三年,為了談新的場地——洛德水上樂園,答應合作的活動,也是LEADER舉辦的第一場賽事,同時也是當時地方協會小鐵賽停辦許多年後的第一場小鐵人賽,因為位於台北市中心,交通方便,很受歡迎。

雖然只是為了談泳池合作而開班小鐵賽,但這一辦也辦了三年,除了鐵賽我們還辦活水湖長泳賽和女子鐵人賽(這些往後有機會再另闢一線回憶);然後,也賠了三年。

沒有專職的賽道總監,全憑對孩子運動的一股熱,以及商業化的想法;後來因為疫情,可以說是嘎然而止,也可以說是找了台階下,從瘋狂辦市區迷你賽的路上撤退,但不得不說,公開賽事也是我的公司開始被看(檢)見(視)的開始。

創業就是一種每天都在不安全狀態的過程

後來幾年我們聊到那兩年瘋狂辦賽事的過往,都笑了。咖哩被嚇到離職,十幾二十萬就可以讓我們賠到沒薪水可領,沒錯賽前一天都忙到吵到問自己「我是誰?」「我在哪裡?」「我在幹嘛?」

時間久了,記憶淡了,即便夥伴還是會調侃當年,但我卻沒有過後悔。

創業這種事就是,永遠在做沒有把握的事,也永遠一直用各種嘗試墊高高度,從來未曾在絕對安全的狀態下前行。

過了十年,我才忽然看見我的事業是真的

過了這麼多年,辦賽事也從我們的事業選項中移除了,我以為,「洛德小鐵賽」只是心中一段遙遠的回憶,但一位見習生的到來,瞬間讓我的回憶成了真實;十年時光,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事業真實存在這個產業。

這十年,我看見一屆一屆學員因為運動改變自己,讓中年以後的生命夠多選項,讓自己變健康,讓運動幫助自己生活夠寬廣。

這些是真的,每一屆每一屆的故事我都在寫。

這十年,教練從剛出社會,從剛開始摸索市場,變成熟悉素人耐力運動的專家,從最早的青澀茫然,到能以教練職養家活口。這也是真的。

但聽到當年的洛德小鐵人,今天的年輕鐵人,再回到這裡應徵進入團隊,我才真真實實發現,這十年來發生的一切都是真的,我辦的賽事是真的,我創立的運動品牌是真的,這十年來發生的所有事,不只是我看見的商機,舉辦的一梯一梯的課程,辦的一個一個活動;我對同事要做的紀錄,要檢討的過程,固守的原則,以及我們時時刻刻在意的服務與文化,都是真的,在十年時光,真實存在於別人的記憶,曾經是他們生活中的一段經歷,或可能影響了他們的下一步,甚至決定。

我想成為你們的一分子

然後,小鐵人回來了,站在我們的面前說:「我想成為你們的一份子」。

直到此刻,我才感受,這十年做的每一件事,都真實得令人感動。

那些青澀的辦賽歷程。

那些跨越當代的運動賽事視覺品質

時不時聚在小巨蛋7號進行的教育訓練